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交流

彭城诗派网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47|回复: 5

《暗警》第二十七章

[复制链接]

98

主题

146

帖子

650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650
发表于 2014-12-28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暗警》第二十七章  



具体什么时候走?最快也要等十天以后吧,DLD先生那边要求二十天结束试制工作。用十来天的时间作行动前的准备总可以了吧。在这些天里,要做的工作就是把“姜主任”的录像资料准备齐全,把试制SF3号工作的“全过程”录像资料准备齐全,然后H﹒R小姐,张言辉,温雯又再三再四地检查一遍,确定万无一失。
等所有的工作全部办理妥当,已经是十天以后了,录像资料传给SF总部,并在电话里发出试制SF3号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发出准备返回W国,请允许的请求。
录像资料传过去以后,一连三天都没得到回音,大家等的心急,纷纷猜测,是不是哪个环节露出破绽?让总部怀疑?不会呀,是什么原因没有答复呢?
张言辉沉思着,他不敢断定这三天不回音的原因,更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把握性有多大,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H﹒R小姐和库.巴里也在紧张地思索着,他们回忆着全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的细微之处。
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被那边看出什么来,怎么应对?“妈的,只要能到W总部,哪怕行动被发现了,我他妈的也要把这个老东西乱枪打死”。H﹒R小姐发狠地说。
张言辉和温雯则认为,那边最关心的是SF3号能否安全顺利地拿到他们手上,这一点不容置疑,至于没回音的原因,不外乎对传过去的录像资料要作一番细致的审查。由此看来,问题不是很大。
“再一个,根据DLD先生的所为,他完全可以把SF3号拿到手以后,再对我们采取动作呀。”H﹒R小姐说。
“是的,分析的很对,不过还有一个,”张言辉说:“这次我也要去的, H﹒R小姐,库.巴里先生和“姜莉”的身份不太会引起对方怀疑,唯一怀疑的就是我了,现在把我的人身录像也准备一下,应付那边突然提出要看。”
大家听了,很认同张言辉的分析,大家在华一强的办公室里开始准备录张言辉的现场资料。所有的资料准备完毕,大家焦灼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其实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事情在关键时候,人们越是担心怕出问题,问题越是出现。又过去了三天,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是不是打电话问一下?张言辉问H﹒R小姐。
“不行。”H﹒R小姐说,“DLD先生疑心极重,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他宁愿放弃这次行动,也不愿冒险走这步棋。”
“那只有等?!”大家看着H﹒R小姐说。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那边自行得出结论,认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他们一定会来电话的。”
时间又过去两天,在大家等的焦急万分疑惑不解的时候,H﹒R小姐的手机响了,DLD先生劈头一句就问:“为什么没看到试体的录像?”H﹒R小姐稍稍一愣,马上地回答:“DLD先生,这边警方对企业安全检查依然抓得很紧,前几天派驻‘华雄公司’的安检人员一直没有撤走,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找安全隐患,没有机会进行试体实验,你看到对狗的实验录像了吧?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经过多次实验,结果是令人满意的,试制出的成品已经达到要求,这一点我完全可以保证。”
“你用什么保证?你的人头吗?你一百颗人头也不抵我这个计划。”
“我是用我的人头作保证的,再一个,我要请示您的是,如果再耽误时间,我不敢保证SF3号会不会出问题?”
“出什么问题?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说,我不敢保证中国警方会不会再做一次产品质量检查。我们的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万一出现问题,我不好向您交代,产品在我手上,我放心不下,您是不是也放心不下呢DLD先生?中国警方都聪明得很,万一被他们察觉,我的安危是小事,我们多年的研究的成果就要毁于一旦,就全他妈的完蛋了。”H﹒R小姐故意做出激动地样子。
H﹒R小姐巧妙而又大胆地激将了他一下,这番话果然起到了作用。
DLD先生沉默了许久,没有表态。过去H﹒R小姐是不敢和他这样讲话的,这次竟然直来直去地和他这样说话,他肯定会恼怒,恼怒归恼怒,不把他惹恼,他不会处置H﹒R小姐?处置H﹒R小姐就要把她召回去,H﹒R小姐现在在中国呀,远隔万里呀。
“假如这婊子投奔中国警方怎么办!再说她说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这是他目前最最关心的问题,是他现在正思考的问题。
果然,那边沉默了好半天,库.巴里的手机响了。DLD先生问这次能过来几个,库.巴里先生说,我们两个加上姜主任,还有公司保卫处的张处长一共四人,张处长是我们争取过来愿意参加我们组织的人选。DLD先生“嗯”了一声,表明他已经默认了。接着他又说,“把那个张处长的录像传过来,我看看。”DLD先生说话似乎“软”了些,这也是过去没有的。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想把他们“哄”过去。
“OK。”库.巴里先生回答着DLD先生,对H﹒R小姐挤挤眼,H﹒R小姐会心地笑了。
两天以后的一个上午,得到DLD先生允许,张言辉、温雯、库﹒巴里先生和H﹒R小姐踏上了W国的旅程。
三天以后他们一行四人出现在W国机场,SF总部派了一辆大轿车接他们。库.巴里先生见此情景迅速向H.R小姐使个眼色,H.R小姐点一下头,就带着张言辉、温雯钻进车里向SF总部驰去。
过去都是乘总部的直升机直接进入总部的,这次派车来接,使的库.巴里先生和H﹒R小姐感觉情况有变。
大轿车飞快的开着,不到中午就到达总部所在地,车子依然开的很快,进入一片静谧的别墅群的时候,在一个路障前“咔嚓”一声,车子自动停了,车子的惯性使得几个人的头部向前猛然一栽,差点撞上前面的椅背。司机旁若无人地打开车门,径直朝一间房子走过去,大家迅速调整刚才的情绪,注意地观察着周围环境。趁着这个时间,H﹒R小姐和库.巴里先生向张言辉、温雯简短交代了进入SF总部要注意的事项,介绍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指点着这片建筑群和建筑群里的武器配备的大概情况。这时候他们看到从那幢房子里走出三个全副武装的蒙面男人,到了车子跟前,直接点名要张言辉和温雯下车。H﹒R小姐和库.巴里先生暗示他俩要注意,这是一次入门前的检查,具体怎么检查不太清楚,这种入门形式过去很少用,除非有威胁总部的迹象出现。不过他们不会对你们造成伤害的,H﹒R小姐悄悄地说。
他们下了车,到了这三个男人跟前,这三个男人不分青红皂白举拳就打,张言辉和温雯被打的一愣,赶紧伸手去档,“还击,还击他们,狠狠地还击他们。”H﹒R小姐在车内不由地大喊。
张言辉和温雯听了,施展起在警察学院学到的功夫,对这三个男人拳脚齐上,那三个男人身体晃了晃,竟然没有倒地,而是机械地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向他们扑来。车上下去的那个司机站在房子的门口,像看武术表演似的嘿嘿嘿地笑着举着拳头,给三个壮汉助威。
看到这三个男人再次冲来,H﹒R小姐对张言辉喊:“打他们的下巴,用力击打下巴。”张言辉听了,见一个男人向他冲过来,他一个鹞子翻身,飞起一脚踢到了那人的脸,那人晃了几晃,没吭一声就栽倒在地,像泄了气皮球,瘪下去,不动了。
这边,温雯也迎着冲过来的男人,几个勾拳,只听见“噗噗”两声,两个男人同样倒地,接着却又站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是这种声音,温雯在脑子里一个闪念,“可能是假人吧”。正当她和张言辉跳出这两个男人的包围,准备再次迎战的时候,就看到这两个男人你一拳我一脚对打起来,温雯马上明白了,这三个人果然不是肉身,这是人造 “人”,她在《火影忍者》等科幻小说中读到过的。
这两个男人疯狂地对打。一个“人”倒地了,过一会一挺身又站起来,站起来的时候,肚子向前凸着,蹦蹦跳跳,好像忘记了刚才怎么走的路。另个人“胜利”了,却无缘无故地跪在那里高举双手作投降状。站在门口的司机笑的捂着肚子。
这时从房子里走出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拿着红外遥控器,对着这两个“人”左按一下右按一下,两个“人”都没再动,原来线路出现故障,他们正在找原因。
“快上车,快上车。”H﹒R小姐喊道。张言辉和温雯对着这三个“男人”又猛踹几脚,钻进车子。刚才走出来的男人随后也跟着上了车。
“他妈妈的,这是DLD先生新研制的吧,过去也有过类似对新来总部的人员进行这种考验,不过那是真人。”H﹒R小姐说。司机嘿嘿地笑着说,“是的,这是新研制的,第一次使用。”大家不再说话。
十分钟以后,又换上一名司机,驾着车子沿着别墅群的空挡七拐八拐向前开去,汽车轻飘飘地,时而像腾云驾雾,时而重返陆地,时而又像沿着盘山公路向前急驰,环绕错综复杂的路线绕圈子,不一会就把他们绕的晕忽忽的了。张言辉和温雯极力张大着眼睛,向外观看,大约半个小时,汽车在一片没有任何建筑物体的空地放慢了速度,开上了别墅群中那座最高的建筑物——依山而建的,内高十层楼房的顶层停下来。怎么不知不觉就到了楼顶层呢?看看来路,哦,他们发现是在房后的小山上转了不少的圈子,库.巴里先生也有些诧异,他也没有来过这里,他没有权利进入这一区域,司机下了车招招手,不知从哪里过来一个人,叽哩咕喽说了一通话,就对H﹒R小姐他们招一下手,H﹒R小姐对张言辉他们说:
“下车吧。”
他们下了车,汽车缓缓退出去。
他们站在最高层,看到这楼顶层原来是这么宽敞,场地足有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原来在地面上看到这座楼房和普通楼房没有多大差别,到了上边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前边可俯视整个别墅群落,后边连接这座小山的顶端,小山的顶端,平平坦坦,摆放着各种巨型的花盆,花盆里栽种着各色花草,而山上,林木森森,山泉环绕,在林荫处,一栋白色的两层楼房座落其中,周围鲜花盛开。这是在十层楼房顶层修建的两层小楼,是DLD先生的卧室。H﹒R小姐悄悄对张言辉和温雯说,“看我眼色行事,前边那座白色的楼房有几处玄机,只可沿着有绿化标志的地方走,不可误踏一步。”说完,她拿出几片药片样的金属物分别交给张言辉他们三人,说,放在内衣口袋里,这是武器干扰器,探测不到身上的武器的。
张言辉他们一一照办,当他们来到白色楼房的门口,大门缓缓拉开,门两边分别站着几个持枪人,在他们身上例行公事地检查以后,指指旁边的一处开阔地:
“都站在那里去等候。”他们只好退回去,站在那里等候。
过去进见DLD先生没有这么多繁琐的门槛呀,而且像这类设施H﹒R小姐以前也是没见过的。H﹒R小姐正这样想着,这时在他们脚下突然咯咯唧唧,像是机械摩擦的声音,一块活动踏板自动开裂,接着发出震耳欲聋的两声爆炸,升起的几道烟雾把他们裹挟着向外猛推,一张巨网就网住了他们,把他们抛在楼下的金属拦截网上,楼上的那张网又自动收起,化作一股青烟消失,这是一种利用胶粘液在遭遇强热量自动形成的张开的罩笼,几分钟以后会自动解体。
“真的不可思议。”温雯摇着头,迅速地扫视着周围,以免再遭暗算。
他们被抛下以后,在金属拦截网上,他们赶紧站起来。这时候,大家突然听到一阵轰轰隆隆的声音,转脸一看,惊出一身冷汗,一辆大型装甲车正朝着他们快速开来,H﹒R小姐惊叫一声,大声呼唤张言辉,温雯,库﹒巴里先生赶快避开。当他们跳离金属拦截网的一瞬间,那辆装甲车已经开到距他们四五米远的地方了,库﹒巴里先生和张言辉拉着温雯和H﹒R小姐向后急退,装甲车呼啸一声开过去,却被金属拦截网“咯嚓”一声兜起来,这时,从装甲车里下来几个人。张言辉他们惊魂未定,正要向十层楼下的地下室跑去,却被这几个人围上拦住。
“不要动。”这几个人喊道。“动一动打死你们。”来人哗哗哗拉开了枪栓。他们只好原地站着不动。
这时DLD先生站在十层楼的顶端向下俯看,“哈哈哈”地发出一阵阴冷的狂笑。他很得意他的“作品”竟然达到如此令他满意的效果,这是他模仿 “强袭天使”、“超世纪战警”等科幻动画创造出的又一杰作。他仰天狂笑。张言辉和温雯正要弯腰拔枪,这几个围上来的人命令他们跟他们走。张言辉和温雯抬头看DLD先生,DLD先生却不见了,接着一个阴冷的声音像是来自空中,对他们命令着。
“把他们带上来。”
“跟他们走。”H﹒R小姐悄声说。
五六个人推搡着他们向地下室走去。原来这里设着一个电梯入口,电梯口的上端,红灯一闪一闪,只听见DLD先生说:
    “让那个姜主任一个人上来。”
H﹒R小姐听了,弯下腰迅速从腿袋里抽出手枪,一个连射,打倒推搡温雯的人,与此同时,张言辉,库﹒巴里先生也抽出武器对其他恐怖分子射击,几声噗噗噗的消音手枪的枪击声,解决掉眼前这几个恐怖分子。
他们捡起恐怖分子的枪戒和挂在身上的炸弹,左閃右閃找隐蔽的地方,向前迂回,就听到DLD先生说:“下边怎么回事?巴力克,下边怎么回事。”
H﹒R小姐给库﹒巴里先生做了手势。库﹒巴里先生压着嗓门说:“没有事DLD先生,”
“下边什么声音。”
“是一个人要去小便被我们打了一顿。”
“把那个姜主任带上来。”
“嗯。”库﹒巴里先生回应一声。
“你是谁,我要巴力克回答。”DLD先生很警觉,他听到不像巴力克的回答。
“我是库﹒巴里。”
“让那个姜主任自己上来。”
“她不愿意上去,DLD先生。”H﹒R小姐说。
“你和她一起上来,让库﹒巴里和那一个中国人在下边等候。”
“好的,DLD先生。我和姜小姐一块上去。”H﹒R小姐回答完,就做了一个手势。他们四人一起走向电梯,电梯很小,只能容纳两人,他们硬挤进电梯,电梯却不动了。
“哟,这架电梯有重量限制。”
“怎么不上来。”
“电梯发生故障,上不去了DLD先生。”
过了一会,听到上边叮叮当当有修理电梯的响声。
“从另一架电梯上来。”
“好的,DLD先生。”H﹒R小姐回答说。
大家跟着H﹒R小姐穿过一个走廊样的通道,又穿过几道门,来到了地下室中间的一个很大的厅堂,厅堂很明亮,从厅堂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外边的游泳池,草地,假山和几栋小巧别致的平房,房子后边是山峦。这真是一处绝妙的房屋建筑呀,他们无心细看。原来地下室的一端被“削”去一半,余下的一半镶嵌着透明玻璃,从大厅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外边的景色。
厅堂里也有一个电梯门,H﹒R小姐说,“从这里上去就是DLD先生的卧室了。走,检查一下武器,我们上去。”
他们上了电梯,电梯也是不动。只听DLD先生说,“你和那个姜小姐先上来,两个男人在下边等候。”
这时候电梯门的旁边出现一个屏幕,屏幕的右上角的窗口是DLD先生的脸,其他屏面上,张言辉看到他们四个的身影。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DLD先生的监视之下。
“张队长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温警官的,您们先在这里等候,一旦发生意外,随机应变,按下这个按钮,两秒钟就可直达顶层。”她暗暗地指给张言辉看。
“好的。”
温雯和H﹒R小姐在一个屏幕摄像镜头的死角检查一下武器,就上了电梯。
到了顶层,到了DLD先生卧室,卧室里没有DLD先生。
“H﹒R小姐,SF3号带来了么?”温雯没看见人,声音是从墙壁里发出的。
“带来了。”
“在哪里?”
“在库﹒巴里先生那里。”
“为什么不带上来?这件事你做得不好。”
H﹒R小姐打了一个寒战,她咬咬牙,没有说话。
“让姜主任向前走,你往后退。”H﹒R小姐不情愿的向后退了一步。温雯站着没动。
“姜主任,向前走呀。”温雯看着地面,地面上没有异样,她向前挪了两步。
“再向前走,走快。”温雯又向前走了两步。
“再走。”
“到哪里去呀,DLD先生,您要我到哪去呀?”
“再走一步。”DLD先生冷冷地说。
温雯又向前挪了半步,这时墙壁缓缓的拉开了,拉开的地方她看到是一片碧蓝的大海。
“脱去外衣,再往前走。”DLD先生命令着。
“我不往前走了,DLD先生,我看不见您我不能再走。”看到这种阵势,温雯一下明白了,他这是仿照动画片《魔法王子》里的一个情节设计的。这个情节里有一个落魄的王子,在一座神奇的山上和两名女子斗法的故事,王子得胜以后,奸淫了两名女子,然后在催情药物的作用下,两名女子自相争斗,残杀,王子则坐山观虎斗,最终……她不敢想下去。这是一个血淋淋的故事,故事的结局,两名女子的裸体人像都活生生地被定型,作为塑像浇注在广场上,被人们永久观看。
温雯心里一阵痉挛,她把DLD先生目的看的很清楚,这个老家伙,青少年时期肯定受过什么刺激,以至耿耿于怀不能自拔,他在用这种方式弥补自己曾经的丢失,也用这种方式消除盘绕心中的宿怨。这是一个不计后果的狂想徒,凶残,暴戾。其手段之残忍无人能抵。
“DLD先生,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您,”温雯一边用话稳住他,一边想着对付他的主意。走,是万万不能再走了,一旦迈出这一步,极有可能失去自己,也失去制约、牵制他的主动权,她将会没有退路。但是现在不走也不行,走又不能走。要想尽一切办法看到他才行,然后才能一枪击毙他。温雯慢腾腾地对着DLD先生说话,说话的声音尽量作出羞涩,作出暧昧,她说:
“老板呀,我怎么看不到您呀,我看不到您怎么往前走呀,再说,再说了,我们从中国千里迢迢投奔您这儿,您就这样招待我们的呀?”她想要用这种办法把他激出来。
“你,你是什么人。”
“我是‘中W华雄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姜莉呀,老板,您不是认识我的吗。”
“嗯。”
“把衣服脱掉,走过来。”温雯站着没动。
“快点,把衣服脱掉,走过来。”温雯站着还是没动。
DLD先生生气了,在他所有的女人当中,还没有哪个公然不听他的话,给他讲条件,他很气愤,他命令H﹒R小姐向前几步,并排和温雯站到一起。
这是一种暗示,H﹒R小姐明白了,DLD先生暗示她要强制“姜小姐”脱去衣服,H﹒R小姐快速地思考半秒钟。她决定要迫使DLD先生现身。她毅然地快步向温雯走去,到了温雯跟前,她开始解温雯的衣服,温雯满脸通红,愕然地注视着她,好像不认识似的,用手抓住她的手:
“你……”
“别动温警官,你听我的,看我眼色行事。”H﹒R小姐悄声一边说,一边慢慢解温雯的纽扣,她也想等DLD先生现身,然后出枪。
“哈哈哈,”DLD先生突然狂笑起来。“让她自己脱嘛,脱光自己过来嘛。”DLD先生说着,却并没有现身。
“DLD先生,您在哪里,我看不到您。”
没有回答。
时间仅仅过去一分钟,H﹒R小姐突然听到脚下咯咯唧唧的声音。
“坏事了。”H﹒R小姐寒着脸,咬着嘴角,猛然一把把温雯拉回来,两人同时跌坐到地上,在那一霎间,刚才温雯站立的地板突然塌陷,一个巨大的空洞向墙外的海平面伸延过去,随后又复归到原来的样子。
“啊……”温雯惊叫一声。
这时候,张言辉和库﹒巴里先生听到楼上的响声,快步走进电梯,直接来到楼顶的DLD先生卧室,卧室没人,他们冲出门,门外就是他们刚才到过白色楼房的平台,他们看到温雯和H﹒R小姐也在平台上,她们正在搜索。
平台没有人,刚才DLD先生还在平台上哈哈哈地狂笑,还在这里对他们发号施令,这会儿什么都没有了。温雯和张言辉扬起头朝卧室的楼上看,看到楼上的窗口相继伸出几支枪,对着H﹒R小姐和张言辉他们。
“注意楼上。”温雯喊了一声,一甩手,把那个要射杀他们的家伙打倒。
这时候枪声顿时大作,张言辉,库﹒巴里,H﹒R小姐借着一个个巨型的花盆作掩体,向窗口射击。
楼上的恐怖分子并不多,除去刚才站在楼房门口对他们检查的几个人以外,就是DLD先生,双方开始对射,对射很激烈,伴着嚎叫声。
半小时以后,张言辉从楼房里推出一个宽大的手推车,手推车上叠摞着高高的棉被,一个家伙全身绑满炸弹,飞也似的推着棉被车向他们奔过来,另外两个人,不着任何掩护的也狂奔着向他们迎面跑来。张言辉,温雯,H﹒R小姐和库﹒巴里沉着冷静点射了几梭子,两个人应声倒地,却怎么也无法射中棉被后边的推车人。张言辉说,不要打,打不透的,这时候,他就地一滚,他想滚到那家伙跟前射杀他,可是,十分不巧的是触到了地面的踏板,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他们再一次被烟雾中的网兜住,被抛到楼下,而与此同时,楼上那个身绑自杀式炸弹的家伙也在同一时间引爆了绑缚身上的爆炸物,顿时,整个楼房“轰隆”一声被炸塌半边。
楼下的别墅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乱糟糟的有人跑出屋子,有人对着楼顶射击,有的别墅与别墅之间开始对射,整个SF总部的别墅区内的都乱起来,各种预警装置都以最大分贝地发出“嘀嘀嘀”,“嗡嗡嗡”短暂的鸣叫,有的则像警车似的拉响警笛,有的像防空系统装置拉出长长的嘶鸣,呜呜呜地像几百人同时哭泣,震颤人心。各个别墅房间内的恐怖分子携带着各式武器到处乱窜。寻找目标,他们不知道目标在何处,就慌乱地东一枪西一枪地到处射击。这时,两个指挥官样的人,跑出屋外,很镇定地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他们看到十层楼上狼烟滚滚,很有经验地指挥着几个射击点的恐怖分子朝楼上射击。枪声,爆炸声,跑步声,喊叫声使整个别墅区顿时乱作一团。
正当张言辉他们吃惊地判断眼前的发生的一切,别墅区外,也响起轰隆隆的震颤大地的声音,他们回头一看,外边竟然开进来几辆重型坦克和几辆装甲车,跟在他们后边的是两车手持武器的武装人员。向他们站的地方开过来。
“啊,完了完了完了,全他妈完了。”H﹒R小姐气急败坏的大声叫喊。
“走,到这边来。”库﹒巴里先生说。
他们开始向游泳池方向撤退。
撤到游泳池边上,正要向游泳池前边的小山上跑,却看到游泳池对面的那栋建筑房里几个恐怖分子端着抢“哒哒哒”向他们射击。
“DLD先生也在那里了,”H﹒R小姐说。
大家向那里看去,看见DLD先生坐在门里边的椅子上,一脸不肖的神色,正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他们,他好像又在欣赏他的杰作。
张言辉,温雯,H﹒R小姐和库﹒巴里先生同时拿起枪扣动扳机,试图杀死DLD先生,但是没有成功。那边的恐怖分子齐齐地伸出枪口向他们猛烈开火,有几个甚至跑出屋外“嗷嗷嗷”嚎着向他们奔来。库﹒巴里先生抛出一颗炸弹,把两个恐怖分子炸到。剩余的退了回去。
“注意隐蔽。”张言辉话音没落,那边又开始打枪。
库﹒巴里先生大腿上就中了一枪。
“库﹒巴里,库﹒巴里先生,库﹒巴里先生。”张言辉看到库﹒巴里先生一手按住被击中的大腿,另一条腿硬撑着半跪在那里,他开始用手使劲捏住伤口,止了一会血,血流的慢了,他又更使劲地捏,挤,鲜血很快地浸染开来,染红了整条大腿,他脸色苍白,几乎昏过去了,他咬住牙,挺起额头,再一次用食指和拇指在伤口上往外捏挤,一颗子弹竟被他硬生生捏挤出来,子弹有些烫,他大口地喘息着,咬紧牙关,扭歪了脸,但是他没有喊叫。这时温雯快速地向他爬过来,用牙咬住库﹒巴里先生衬衣的下摆,撕下一条给他包扎。
张言辉,H﹒R小姐愤怒地注视着对方,在对方射出子弹的间隙,他射出几发子弹,一个家伙倒地身亡,房间里的恐怖分子没了动静。张言辉看一眼库﹒巴里先生,看到库﹒巴里先生扭歪的脸,又看着那幢房子,房子里也没有动静,过了好一阵才看到一个家伙露出半个脑袋,张言辉瞪着眼,甩出一枪,那家伙应声栽倒,又一个家伙露出了头,平端着枪,瞄准,张言辉又甩出去一枪,那家伙头一缩,头被子弹“犁”出一道沟,那家伙“哇啊哇,哇啊哇”地鬼哭狼嚎,房间里的恐怖分子又平静了,别墅区那边也停止了射击,只有人的跑步声喊叫声,还有吹哨子的声音响着,好像在集合队伍。战场上出现短暂的平静。
这时忽然“咣”的一声,游泳池那边的山上
接着像疯了似的,冲出四五个人,张言辉,温雯,H﹒R小姐举枪齐射,两个家伙同时栽倒地上,其余的掉头往回跑。。
对方再次沉寂,不再有人露出头,也不再伸出枪,战场上出现短暂的平静。
张言辉他们等待着,那边好像也在等在着,寻找着最佳时机。张言辉挪动了位置,寻找着更为隐蔽的地方,他像一块不太大的石头后边滚过去,那边打过来一枪,刚好打在他刚刚离开的那个地方。H﹒R小姐这边也在寻找障碍物,在离她较远的地方有一块一米多高的假山石,H﹒R小姐欲跳过去,
“不行,别到那里去。”张言辉向她喊。H﹒R小姐没有理会。弓起身向那里跑。张言辉,温雯,库﹒巴里先生一齐向恐怖分子射击,掩护H﹒R小姐,H﹒R小姐敏捷地跳了过去。
这时房间里的恐怖分子开始打枪,齐唰唰地把枪伸出窗外,向张言辉他们射击,向H﹒R小姐射击,射击来的那么猛,那么密,刮风似的扫过来,打在他们面前的假山上,地面上,蹦出火星。张言辉,H﹒R小姐,温雯和库﹒巴里先生都俯下身子,静静地趴在障碍物后边伺机还击,库﹒巴里先生托着枪,侧卧着伏在泳池的跳台后边,瞪着血红的向那里瞄准。

“节约弹药,瞄准了打,要点射。”张言辉说。
张言辉,温雯屏住呼吸,一枪一枪地射击,一个家伙又被他们打倒了。
他们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观察着对方,等待时机。对方也停下来了,似乎也在观察着他们,等待时机。一时声息全无,这种沉寂只能在双方寻找最佳战机的时间里才会出现,张言辉他们很不习惯,每分每秒都把心提在嗓子眼上。
就在大家处于僵持阶段的时候,别墅群那边突然“轰轰轰”响起几声炮弹炸裂的声音,别墅区顿时烟雾弥漫,火光冲天,好像进行了一番调整以后,再次发动袭击。坦克车,装甲车开始发威,几发炮弹炸飞了金属拦截网,几发炮弹炸塌了一桩别墅,别墅群里的恐怖分子惊慌的大喊,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持轻重武器的恐怖分子,盲目地,没有定向地 “哒哒哒”,“啾啾啾”予以还击,子弹像炒豆似的,清脆而又响亮,热烈而又密集,子弹划着弧线在空中乱飞,交织着一张张火力网,炮弹“咣,咣咣”地则像大地被突然砸塌了一样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张言辉他们愣了,他们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一支队伍。
DLD先生也愣了,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一支队伍,这坦克车,不可能是中国人带来的吧。
他让一个恐怖分子打电话去问,那边没有人接,他恼怒地飞起一脚把那人踢到,拿起电话自己打过去,也没人接,轰轰轰的炮弹声间歇着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爆炸,间歇着发出呲呲呲“咣”,“咣”地响,轻重武器一阵紧似一阵,一时间哀嚎声,哭喊声,跑步声伴随着冲啊冲啊,呜喽哇啦的嘶喊声此起彼伏,乱作一团。
DLD先生打不通电话,这样的事过去从没发生过,因此他想发疯,他要爆炸:“妈的,怎么会有人胆敢向我的总部开炮呢。”
DLD先生搞不清,张言辉他们也搞不清。他们向别墅区望过去,那里火光冲天,烟雾弥漫,整个天空都被烟雾笼罩了,凡是见过秋日晨雾的人们,大概能够想起这种被压缩,被雾化,被阴郁地烟岚笼罩的世界,烟岚缓缓上升,并不断得到补充,因而本来十分清爽的别墅区弄得越来越朦胧,即使是太阳当顶,大地也显的阴暗,游泳池离别墅群不远,那里的人几乎望不见。
原来这是国际刑警组织取得W国同意以后作出的袭击SF总部的决定。
铲除恐怖组织,维护世界和平,保卫xx届联合国顺利召开是全世界人民的呼声。在国际刑警组织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软硬兼施下,W国最高统帅最终同意了这次行动,他们派出了坦克,装甲部队,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到这里。
这时,张言辉他们趁着对方摸不着头脑人影乱串的时候,“砰,砰,砰”又打了几个点射,射倒两名恐怖分子,但同时,缴获的几支枪里也没子弹了。手枪射程不佳,令他们很无奈。
房间里的恐怖分子这时候发怒了,看着同伴倒下去的尸体,听着别墅那边轰隆隆的爆炸,哗哗哗的枪弹又开始向张言辉射击。张言辉他们躲在掩体后边不动,十分钟以后,那边听到张言辉这边没有动静,五六个家伙端着枪跑出房子向他们扑来。在距他们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张言辉喊一声打,四支手枪齐齐射向他们,五六个家伙应声倒地。这时一个家伙向他们扔过来一颗炸弹,炸弹爆炸,烟雾一片, H﹒R小姐纵身一跃,趁着烟雾没有散去,她像猴子似的跳出假山掩体。”滚到几个死尸跟前,她开始解这些家伙身上的子弹带。
“H﹒R小姐,你回来?!”张言辉厉声喊道。同时几只手枪向那边射击,压着对方,掩护她。
H﹒R小姐回头对他们笑笑,伸出手拍拍枪对张言辉他们示意说。“它‘肚皮’缺粮啦,喊饿了呀。”
“太危险。你回来……”
“没有事啦。”H﹒R小姐嘻嘻地只是笑。
那边打来一排子弹,正打在H﹒R小姐面前的尸体上,像打在装满棉花的麻袋上发出噗噗的响声,尸体被打了几个洞。
“哟,这些睁眼瞎子,”H﹒R小姐道:“已经被我们打死啦,没看见吗?还要补枪呀,嘻嘻。”
而在那边的恐怖分子对另一个恐怖分子说,“你他妈混蛋,你看看你打的谁,死的那人是我爹,你他妈妈的还打他呀。”另一个说,“我他妈的打的是H﹒R小姐,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爹?”
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在房子里吵起来。DLD先生生气了,说:“你们都是为‘圣战爱国统一战线’捐躯的英雄,还吵什么。”   说完拿出枪把另一个家伙耳朵 打穿了那家伙嗷嗷叫着在屋子里疼的乱蹦。
那边一时又没有了声响。
张言辉他们努力用枪里的所剩无几的子弹压着对方不让抬头。
对方却扔来一颗炸弹,烟雾再次弥漫,H﹒R小姐借着烟雾迅速地一跃,把死尸拖着摞在一起作为掩体,然后把死尸身上的枪和子弹收集起来,扔给张言辉和温雯,做完这些,她喘息一会,擦擦脸上的汗珠,把枪架在死尸身上,她仰面躺下,开始唱歌:
英雄们凯旋回家乡
号声嘹亮鼓声震天响
万众欢腾高举鲜花
胜利的歌声到处传扬
……
唱了一遍似乎还不过瘾,又唱起来:
英雄们凯旋回家乡
万众歌舞笛声飞扬
橄榄树枝和玫瑰花
缠绕在那桂冠上……
唱到这里,那边又开火了,哒哒哒地,很激烈,要把她的歌声压下去。在枪响的同时,H﹒R小姐听到一个少女的喊声。
“刘阿姨,刘阿姨,快来救我,我是黄甜甜,快来救我。”
“哟,是黄甜甜呀。你等着,阿姨救你。”
H﹒R小姐赶忙爬起来躲在死尸后边朝那里观看
她看见DLD先生抓着黄甜甜头发出现在门口。
“半天没出来,原来这家伙躲在黄甜甜这里呢。”H﹒R小姐拿过恐怖分子的枪朝屋里打了一枪。
“甜甜,黄甜甜,黄甜甜我是刘阿姨,你注意安全。” H﹒R小姐向黄甜甜喊道。
“阿姨,救我。”黄甜甜此时看见了H﹒R小姐他们。
“黄甜甜?”张言辉和温雯也看到了黄甜甜。他们虽然不认识,但是听到H﹒R小姐这样喊黄甜甜,他们知道这就是那个被胁迫这里的中国女孩。
“注意孩子,设法营救。”张言辉说。
“……中国人,你们听着,赶快退出去。不退出去我要杀死她。”DLD先生声嘶力竭地喊着,抓住黄甜甜的头发左右晃荡着。
躲在房子里剩下的几个恐怖分子又十分嚣张地向张言辉他们射击,扔炸弹,炸弹咣咣地在他们前边,身边爆炸,烟雾弥漫。
“中国人,你们退出去,不退出去我要杀了她。”DLD先生抓住黄甜甜头发,“你们看见没有,这个是你们中国的女孩。”
“放开她。”H﹒R小姐喊,“与孩子无关,你放开她。”
“你们退回去。”
张言辉和温雯佯装后退,实则前进地分散开来,借助泳池边上的假山石,时快时慢地向泳池那边的房子迂回靠近。那边恐怖分子疯狂地喊,大声嚷嚷着向张言辉他们打枪。这边库﹒巴里先生向前爬着,爬到张言辉刚才的假山石前,向那边打了几枪,掩护着张言辉和温雯。
“注意隐蔽,迂回过去。”张言辉说。
就要到达H﹒R小姐跟前了,张言辉说:“H﹒R小姐,告诉他让他放弃抵抗,放下武器我们给他活命,你说我们的大部队和坦克车已经摧毁了你们的建筑,把你们包围了。”张言辉也不知道别墅区那边来的究竟是哪一支队伍,但是看到这支队伍的坦克和装甲一个劲的向别墅群开炮,武装人员向他们进攻,估计是友好部队。
H﹒R小姐按照张言辉的意思向他喊了一遍,DLD先生并不理会。这时从屋子的窗口,露出两个姑娘的脸。H﹒R小姐认出来了,那是菲亚和纳尼。
“大家继续迂回前进,注意安全。”张言辉说。
DLD先生在那边大喊:“都不要过来,都不要过来,纳尼,菲亚,快把所有的SF3号药物拿过来,快,快,我要用最新式的武器杀掉他们。”
纳尼答应一声去拿SF3号药品箱,看到纳尼拿出SF3号药品,大家停止了前进。
“不要过来,再走前一步,都让你们统统完蛋,哈哈哈,统统完蛋。”
张言辉停下来,平端着枪注视着那边的动静。H﹒R小姐看到纳尼拿出了SF3号药品,她用中国话对黄甜甜喊,“甜甜,还记得怎么样用SF3号防护药品吗?”
“记得阿姨,但是我拿不到啊。”
DLD先生听不懂中国话,不知他们说些什么,只让纳尼和菲亚赶快把药品拿过来,威胁张言辉他们。
纳尼拿过药品,晃了晃启开了塞子,这时候菲亚站在DLD先生身后,看着她的父亲突然大叫一声:“老头子,你去死吧,死吧!”她一把拽住DLD先生的头发,向后猛一使劲,DLD先生“暧暧嗳”地嗳了几声,松了抓黄甜甜头发的手,然后仰面倒在地上,纳尼这时慌乱把药品向DLD先生的脸上头上洒,向屋里其他恐怖分子脸上撒,几个恐怖分子不知道是什么,他们使劲闻着这么好闻的香气,闻着闻着就手舞足蹈起来。
“啊,啊。”DLD先生大声叫唤,他也闻到了这种香气,他对着纳尼菲亚大声喊:“你们要死啦要死啦,纳尼,我是你的丈夫,菲亚,我是你的爸爸,你们要害死我啦……”
“甜甜,屏住呼吸,快,快抢防护药品,快,快。”H﹒R小姐慌忙叫喊着黄甜甜,黄甜甜屏住呼吸把防护药品抢在手上往自己太阳穴上擦。
纳尼哈哈哈地大笑,菲亚也哈哈哈地大笑,她们都疯了,蹦蹦跳跳,像中国农村的巫婆子,下神似的拿着SF3号药粉到处撒。纳尼终于报了DLD先生强占自己的仇恨,菲亚也终于报了爸爸的“夺妻”之仇。
几个恐怖分子沾染了药物,此时也不打枪了,互相嘻嘻呵呵地大声笑着,没有任何前奏的,喝醉了一样的东倒西歪,然后歇斯底里的嚎叫,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你抡起椅子向我身上砸来,我抄起凳子向你脑袋砸去,相互残杀,另一个恐怖分子好像很清醒,看到张言辉他们要冲过来,他用尽全身力气扔过来一枚炸弹,炸弹扔到H﹒R小姐身边,张言辉看见了,眼疾手快猛扑上去,他要把炸弹捡起来扔进游泳池,可是炸弹却在这时“轰”地炸开了,张言辉倒在血泊中。看到张言辉倒下,温雯要过去抢救,可是怎么也过不去,她被弹片击中了肩部, H.R小姐被弹片击中了头部。张言辉却被弹片炸开了肚腹,肠子涌了出来,张言辉痛苦地用手使劲把肠子按回腹腔里,侧着身子,望着那边的恐怖分子,他喘着粗气,怒视对方,打出最后一排子弹。
DLD先生被撒了SF3号药粉以后,他狂跳,他狂叫,他想找个最高的地方爬上去往下跳,可是没有找到,他飞快地跑出门外,几个恐怖分子也跑吹屋外,他们看到了泳池,看到了泳池的跳台,他踏上了一米高的跳台,他做了个飞翔的姿势,他要跳下去,只有跳下去才能释放心中的快感。
他开始跳了。“咕咚”一声,一声沉闷的声响,他从跳台上跳下去了,他开始向下沉,一直沉到水底,水面上咕咕喽喽冒出一长串水泡,不一会儿水面平静了,又一会儿,DLD先生浮上来了,背对着苍天,脸朝水面,再也没有上来……
这时候几个中了药物的恐怖分子和纳尼、菲亚也争先恐后站在跳台上往下跳,像挤火车似的互不相让,挤上跳台,他们张开双臂,像飞出去一样,一个一个跳到水里……
十分钟以后,游泳池里浮上来十几具尸体。
不大一会,别墅群那边也结束了战斗,W国武装部队扫除了恐怖分子总部,他们来到游泳池这边,要清扫战场,看见受伤的几个人,一个当官模样的人问:“哪位是中国的张言辉先生。哪几位是中国来的警官。”库.巴里先生抬起头,用手指了指。当官模样的人叫来担架把他们都抬走了。
清扫战场的时候,人们发现DLD先生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莫哈默德.勒比和其他几个恐怖分子头目不见踪影了,这让他们感到意外。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01

主题

1万

帖子

1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57171

特殊贡献奖优秀版主诗校奉献奖

发表于 2014-12-29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等待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775

帖子

1万

积分

进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4325
发表于 2016-10-21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来如惊鸿,去如飞燕,人生遇合,到处皆缘。缘未至,不得营求;缘既至,无从规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775

帖子

1万

积分

进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4325
发表于 2016-10-31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敬请关注:上一条 /3 下一条

返回顶部